在這個事件中,許多酸民都只忙著管人家有沒有牽小孩。

當事人的孩子都這樣了,不該同情和難過嗎?卻只想著責怪他們,他們到底又有哪裡對不起酸民了?

部分媒體上的標題也都寫著「這麼小的小孩要顧好」「這就是命」之類的話,都是在加深家屬的難受。

爸爸不堪其擾,明明已經很難過,還要接受採訪回憶那過程。

他強調當時妻子一直牽著孩子,但一陣強風吹來,吊橋一晃,孩子不穩坐倒,坐在那唯一的洞上,才折了下去。

於是乎之前罵他們的酸民,不能再罵他沒牽了,竟又繼續說他沒抱著小孩不對?

做人能不能多點善良呢?為什麼一定要指責錯誤,想不懂一個家庭遇到這樣的事,為何還要被怪?

說他們為了保險金,更是荒謬,15歲以下根本無法申請。

正常的反應,看到這則新聞,應該是反求諸己,想想自己平時帶孩子走吊橋有沒有注意安全,提醒自己以後看到類似的設施,要有心理準備,不要看到護網就放心了。

這才是這則新聞的正面意義,事情已然發生,但若能幫助其他家庭避免發生類似的事,相信家屬也會感到欣慰

為什麼白櫻的標題下「人性的光輝」呢?酸民只忙著在意人家有沒有牽小孩,何曾注意到這位父親有多偉大。

當事情發生後,他冷靜地和朋友一一檢查吊橋的護網情形,確認只有這一個洞,然後他便和到場的救護人員一同下去救孩子。

他要求一位朋友留在洞旁,深怕有人不知情又再掉落,這是多麼難得的情操,都已經遇到那麼難過的事,他還能考慮到別人,而且是陌生人。

但卻有另一群陌生人,用文字無情地敲打著他。

他在受訪時,語氣一直很冷靜鎮定,直到說出希望孩子入土為安,好好休息,再回來當他們的小孩,他才哽咽,白櫻看到這裡,也不禁落淚。

明明是一則悲傷的新聞,並且具有警剔作用,大家應該給予同情和更加小心,卻變成大型批鬥會場。

甚至還有酸民打電話給這位傷心的媽媽鬧她,這是什麼心態?

爸爸也悲痛地說:

「我們怎麼可能讓孩子自己在那邊跑,怎麼可能」

已經失去一個孩子,酸民的言論讓他更加擔心也會失去妻子,為什麼他還要擔心這樣的事?就因為社會上有那麼多自以為是的鍵盤柯南。

還要哀求酸民高抬貴手:

「我兒子已犧牲生命,我們已經很難過,希望酸民不要再落井下石」。

白櫻想跟許父說,那些差勁的留言都只是少數,大多數的人都在為孩子和家屬難過。

請不要再看再聽,也不要把消息傳到太太耳中,讓自己不受外界干擾地送別兒子。

再過幾天,也就沒人會再報導了。

值得慶幸的是,這世上大多數的人都是正常的,只有少數人會在網上說出不善的話。

昨天白櫻文章一出,也只有一名網友還在留言說怎麼不抱著,其他人都只是在為許家抱不平。

那位網友應該根本沒點開文章看,許多人看白櫻的文章,只看標題就開始留言批評,白櫻覺得很正常,也是一種人性常態。

重要的是我們自己的心態,若清楚自己在做什麼,寫什麼、想什麼,便不會在意那些不善的雜音,生活中總免不了遇到酸民,我們能改變的只有自己。

當你擁有高度自我認同時,就不會再輕易受人影響。

希望許家能早日恢復平靜,也祝願孩子歸來的願望能成真。

相關新聞:

這是男童最後身影,父親說:“兒子掉下去時,一直叫媽媽,至今迴繞在妻子耳邊”

全職媽媽是「風險最高」的職業:沒收入,沒前景,靠的全是男人的良心

 

左圖來自林務局右圖來自flickr

贊助商連結
最後修改日期: 2020-06-11